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他忘了他是怎么死的 > 第76章 大结局(下)

在我漫长的梦境中,好多好多的人出现了,他们与我现在所相识的不太一样,那是颠覆我三观的一曲奇异经历,那九个月的记忆被复出重现,连带着所有、所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都涌入我的脑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陈婷婷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给你起个名字吧,叫……鬼……陈鬼鬼,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重新自我介绍一下。我叫余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这一片区的驻阴大使——上官水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不可!除非你……大声喊出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呜我亲爱的生死碑,我要日月之花呜呜呜呜~~只要一朵日月之花我就能获得幸福辽~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娘子,新婚快乐!这剑名为弑敛,既可弑神灭天,又可收敛隐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……家暴、猥亵、重男轻女、漠视……都在我长大一点后,在深夜反复鞭挞我的身心。协助后来的校园霸凌,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、但、但是阴阳精气交汇的力量应该是很强大的……我们以后可以试、试、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用时光机呀,你这个小坏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鬼鬼,大家都被我杀了,我已经失去了这个世界……只要我阻止我的出生,大家就都不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就再回到妈妈的肚子里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记忆,那些事情……它们真真实实地存在……我想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叫陈婷婷!我的世界……我全都想起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乐乐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醒来时,爸爸妈妈和弟弟都围在了我的床前,还有一个戴着口罩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回过神来,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们,而他们焦急地询问我有没有感觉身体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女人说:“一切都很正常,确实是太累才睡这么久,注意不要连续几个晚上通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中一惊:“睡这么久?我睡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猪吗?你都要睡到下一天了!”弟弟惊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把抓过手机,屏幕显示着我的绝望:

        2018年12月31日,23:30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去……快出去!”我抽泣着赶走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对着空荡荡的房间不停地呼唤:“鬼鬼!鬼鬼……你快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可他真的走了……没有任何东西……什么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痴呆呆地穿好常服,可我出门要向哪儿去呢……哪儿才有他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去走轮回路了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发现书桌上的水杯里,那根三叶草的一旁多了一朵蒲公英。

        壮大的白绒绒毛球轻轻摇曳,每一粒雪绒样的种子都附着于此,不随我的触碰而飘逝,宣示着它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忙打开手机:23:49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时间……还有时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青!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眼前生出出一朵朵翠绿色的星火,凝聚出弑敛剑兴奋转动的模样,最后,剑化为了一个清秀灵动的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她身上的千百血痕,如今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!你又找到我啦!”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熊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青,带我去找陈鬼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把将窗户拉到最大,牵着我从窗外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疾速地飞跃人潮人海,穿过万家灯火,越过车水马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所有人都被术法蒙住了双眼,我诡秘的模样不显现于任何人的眼中,但我知道,我清楚地明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破开了时光与命运的枷锁!

        “陈鬼鬼!”

        将要踏入幽紫漩涡的他惊讶地回头,连带着他身侧的何月也一脸震惊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青欢快地笑了笑:“小姐,快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轻快地跃到地面,向他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鬼鬼!”我撞入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瞬间就湿了眼眶:“你怎么能在今天醒来……你这样……我怎么舍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鬼鬼,我全都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……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不要拦着他了。”何月一把拉开我,又转头对陈鬼鬼厉声道,“你再不走,你就要灰飞烟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才发现他对我伸来的手,已经变得虚虚隐隐,看起来将要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,我真的走啦,拜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!不要走!”我一手狠狠拉住他的胳膊,一手将那朵瑰丽的蒲公英高举过头,“我许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永远都会陪在我的身边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时光好像静默在这一刻,所有毛茸茸的种子都从花托上扬扬飘起,它们极美地飘飞,像初雪一般温柔地围绕着陈鬼鬼,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每一颗蒲公英种子都融进了他的身体里,使他全身都散发出柔柔的白光,在他惊诧睁大的双目中,我看见这个世界的繁华与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月也惊愣住了,待白光消失后,她微皱着眉将两指抵于陈鬼鬼的领口,然后低声惊呼:“肉身重塑,血脉俱修……这怎么可能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咚、咚、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午夜十二点的钟敲了十二下,欢庆元旦的烟花陆续绽放至高空,绚丽又夺目,一朵接着一朵,好似不曾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活到新的一年了?”陈鬼鬼低声抽泣着,一把将我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种只有正常人才能拥有的温暖体温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月抬手将漩涡收了起来,对陈鬼鬼说道:“我没遇到过这种情况……你先在这儿等等,我联系下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余曦与上官水荷过来了,女人挽着男人的小臂,两人各牵着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余曦看了我一眼,缩了缩他的左手,但他手上的婚戒依旧璀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光深沉地谛视着陈鬼鬼好一会儿,最后说道:“你有正常人的身体了,可以一直活到肉身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嘛真的嘛!?”陈鬼鬼激动地大声惊呼,然后兴奋地亲了我一口道,“婷婷,我可以留在你身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婷婷?”余曦疑惑地叫了声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噢~这是她专属于我的名字,别人不能叫!”说完,陈鬼鬼挑衅着看着余曦,然后又狠狠地亲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余曦只淡淡地笑了下,对我说道:“长乐,我有点事要问你,方便单独和我说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我应了声,与他走到不远处空旷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没事。你长大了有了互相喜欢的人,老师……挺开心的。啊,有被今天这些事吓到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曦久久地凝视着我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,你想说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目光移至我的颈下,说道:“我能看看你的项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摘下项链递给他,他细细地摩挲察看,最后有些惊讶道:“啊……真神奇啊,蕴含了这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笑道:“老师能看出来这条项链带有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带了很多很强大的东西,起码有十几种祝福能量,长寿、快乐、乐观、幸运、坚持、奋发等等,都被一股格外强盛的守护术法融汇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睁大了眼感叹道:“啊,真厉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余曦问道:“这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记得了,但是,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想也是。”他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向我走过来,“老师帮你重新戴上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我直接接过项链,看了眼不远处的两个孩子,上官水荷正带着他们买冰糖葫芦,我继续道,“老师,你的妻子和孩子都在等你呢,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男孩也在等我呢,他会帮我戴好的。”我朝余曦挥了挥手,然后朝着陈鬼鬼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鬼鬼试探着牵起我的一根手指,问道:“我能知道你们聊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哈哈地笑了两声,转而与他十指相扣,牵着他往别的地方走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聊什么,就把项链给他看了下,然后他祝我们长长久久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拉着我坐到广场的长椅上,将我紧紧地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方难得的雪稀稀疏疏地落了下来,披在我们的头发上,堆在我们的睫毛上,在彼此模糊的眼里,我们好似都穿上了圣洁的白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温暖结实的胸膛里,我听见他沉着有力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颗心脏真实地存在着,跳动着。它热烈地,激动地,向我诉说着真挚又纯粹的爱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见余曦一家人甜蜜地笑着,有说有笑地往他们家的方向走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也看见远处坐着一位穿着素净的极美人儿,一手抱着个婴孩,一手牵着个娇小可爱的白发女孩。

        啊……是东方钰弦和小阎王,她们的孩子,大概有一周岁左右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好呐!大家都还在呢!”我用头蹭了蹭陈鬼鬼的下巴,继续道,“鬼鬼,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摸了摸我手中的项链,细细地为我戴上,然后小心地捧出我的头发,最后重新拥我入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婷婷,其实我……我喜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紧张得心跳都乱了拍子,呼出的热气在寒冷的空气中化为一朵朵的雪白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婷婷,我可不可以当你的……你的……就是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大堆玫瑰花小跑着过来:“大哥哥!买一朵玫瑰花送你女朋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鬼鬼傻呵呵地笑了两声:“啊哈哈……你看得到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姐姐都这么好看,怎么让人不注意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鬼鬼傻笑着将手摸入口袋,掏了几个口袋,神色越发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笑,拿出钱买下了一捧玫瑰,小女孩道着谢高兴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鬼鬼眨巴着那双纯净的黑眼睛,期待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笑着将花送入他的怀中,轻声道:“可以当我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激动放大的瞳孔里,我继续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也喜欢你,只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也喜欢你,只喜欢你。希望这句话,没有让你等得太久。

(https://www.mibaogege.com/75070_75070900/39610358.html)


1秒记住笔趣阁网:www.mibaogege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mibaogege.com